韦帕芗_互动百科

时间:2019-08-21

  

韦帕芗_互动百科

  韦帕芗的父亲“提图斯·弗拉维乌斯·培特罗”属于罗马的骑士阶级,曾在前1世纪的罗马内战中担任过庞培阵营内的百夫长。法萨卢斯战役失败之后,提图斯逃回家中,后来获得赦免并退伍,便从事于商业活动。他的母亲“维斯帕西娅·波拉”则是出身于努尔西亚(Nursia,即当代的努尔奇亚Nurcia,此地原为萨宾人的领域)的地方望族。他们生有两个儿子,长子撒宾努斯,次子则是提图斯(即后来的皇帝韦帕芗)。9年,韦帕芗出生于萨宾地区的列阿特城,不久之后,韦帕芗的父亲过世,韦帕芗由祖母扶养长大。

  在罗马郊外,弗拉维家族的地产上,有一株献给马尔斯神的老橡树。韦帕芗的母亲维斯帕西娅三次生育时,每次橡树干都突然长出新枝,明显地预示了每个婴儿的未来。第一枝长得很柔弱,不久便干枯了。这次生的女孩正是这种情形,一年不到,便死掉了;第二枝长得又壮又长,象征着巨大的成功,然而第三枝更似一棵树。因此,据说他的父亲由于又受到占卜的鼓舞,向自己的母亲说,她已经有了一个将来能当上皇帝的孙儿。可是他的母亲只是哈哈大笑,她感到莫明其妙:为什么她自己还头脑清楚,儿子却在胡言乱语。

  韦帕芗,全名提图斯·弗拉维乌斯·恺撒·维斯帕西安努斯·奥古斯都(拉丁语:Titus Flavius Caesar Vespasianus Augustus,公元9年11月17日—公元79年6月23日),原名提图斯·弗拉维乌斯·维斯帕西安努斯(Titus Flavius Vespasianus),中文又译作维斯帕先、韦斯巴芗、韦斯帕芗、维斯帕西安等。罗马帝国第九位皇帝,“四帝之年”(四帝内乱期)时期第四位皇帝,弗拉维王朝第一位皇帝,公元69年7月1日—公元79年6月23日在位。

  互动百科的词条(含所附图片)系由网友上传,如果涉嫌侵权,请与客服联系,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。未经许可,禁止商业网站等复制、抓取本站内容;合理使用者,请注明来源于。

  战役结束后,失败的多瑙河潘诺尼亚军团不服,他们联合了曾支持奥托皇帝、却未及参与第一次贝德里亚库姆战役的其余多瑙河军团,以及东方的叙利亚军团长官穆奇亚努斯(穆奇阿努斯),共同拥立统率犹太军团的韦帕芗为皇帝。不久之后,埃及行省总督提比略·亚历山大也公开表态,支持韦帕芗。69年7月1日,韦帕芗称帝,并进入埃及亚历山大城坐镇。

  韦帕芗为了填补空虚的国库,尽可能地开拓财源。他恢复了拍卖税,增加行省的税捐,增加各种项目服务的收费,并不吝开放官职的购买。不过他也能充份地运用征收而来的金钱,除了改善菁英阶级的生活之外,他也重建了许多因天灾或战乱受损的都市,奖励修辞学与文法教师,慷慨地补助各类型的娱乐事业。

  由于韦帕芗并非贵族出身,所以他在施政上能够不拘旧法,以最快、最有效的方式稳定秩序、安抚人心。他从不掩饰自己的出身卑微,甚至经常炫耀;他为人平易亲和,滑稽幽默,从不避讳低级趣味或鄙俗脏话(一个著名的例子为当他在重病不起自知大限将至时称“可怜的我啊,快变成神了!”);并且,他对别人的侮辱和敌视从不耿耿于怀或心存报复。皇帝维特里乌斯死后,韦帕芗为其女找了一个出色的丈夫,甚至为她办置嫁妆[1]。

  为了让解决因内战而中断与堆积的诉讼案件,韦帕芗不拘泥于正常的程序,而是用抽签的方式选定一批特派专员,尽速地解决法庭的案件,特别是归还战争期间受侵夺的人民财产归还,好让社会秩序立刻恢复。

  在犹太,当韦帕芗向神请求神谕时,谶语称:不管他有什么计划和愿望,它们又是多么大胆,神谕保证它们必将实现。犹太战争期间的一名俘虏,名叫约瑟夫斯,在被韦帕芗戴上脚镣时,斩钉截铁地说自己将被日后成为皇帝的这同一个人释放。从罗马也曾传来过一个带有预兆的消息,说皇帝尼禄死前不久在梦中受到劝告,要他把至尊至大的朱庇特神车从其所在的神殿运到韦帕芗家中去,然后再从那里运往大竞技场;时过不久,当加尔巴皇帝去参加选举他为第二次执政官的会议时,神圣尤里乌斯(即恺撒)的塑像自动面向东方(此时韦帕芗正在帝国东方主导犹太战争的进行);在贝德里亚库姆战役开始之前,大家看到两只鹰的厮斗。一只鹰斗败后,从日出方向突然飞来第三只鹰,又把胜利者赶跑了。

  韦帕芗出身军伍,最终在皇帝尼禄死后引发的内战中夺得皇位,结束了纷扰的“四帝之年”,开创了弗拉维王朝。韦帕芗在位期间,积极与罗马元老院合作,致力改革内政,恢复因内战而受到影响的政治、经济等社会各方面的秩序;同时也进一步加强了皇帝的专制权力,使元首制日趋发展成熟。公元79年6月23日,韦帕芗病逝,其长子提图斯顺利继承皇位。

  登录后使用互动百科的服务,将会得到个性化的提示和帮助,还有机会和专业认证智愿者沟通。

  后来,在韦帕芗当营造官时,皇帝卡利古拉对他不关心街道的清洁卫生十分恼怒,命令士兵往他的元老托加前襟里堆泥土。于是,有些人便把这事解释成预兆。他们说,总有一天,由于某种国内动乱,国家将被蹂躏,被抛弃,但是它将受到韦帕芗的保护,就像泥土堆进他的怀抱一样。

  同年9月,东方军团进入意大利,与拥护维特里乌斯的军队接触(称为“第二次贝德里亚库姆战役”),并攻下了克雷莫纳。此后,东方军团连战皆捷,并在12月进入罗马城,杀死了维特里乌斯。至此,韦帕芗成为惟一的罗马皇帝。

  在皇帝克劳狄乌斯执政期间(41年),韦帕芗担任了日耳曼军团的副将。43年,他被调任参加不列颠战役,成为军队统帅普劳提乌斯手下的副将领。他在当地与敌人进行了30次战斗,征服了20多个城镇和维克提斯岛(今怀特岛),因战功而获得了凯旋服饰。51年最后两个月,他以候补资格担任了执政官。63年,他担任阿非利加行省总督。

  韦帕芗即位之后,展开了一连串社会秩序的重建与财政整理措施。由于一整年的内战,帝国高层呈现人员凋零的现象,于是韦帕芗自任监察官,重新登记与审查元老院贵族与骑士两个阶级的人员,罢黜当中的腐败份子,并从行省中遴选具有威望的人士进入中央。他还为了符合财产的规定,为元老补足他们不足的差额,并慷慨地给予贫穷执政官的津贴,让这些菁英阶层能够稳定并恢复他们的尊严。韦帕芗还整顿了军中纪律,借由惩罚和克扣赏银等方式,压抑了士兵的跋扈气焰。

  相传他在尼禄皇帝执政期间,在一场皇帝本人演唱的音乐会上打瞌睡,受到皇帝的驱逐。韦帕芗深怕自己将遭受更严厉的责罚,便退隐到偏僻小镇生活。

  然而,韦帕芗在塔西佗与苏维托尼乌斯笔下,常常冠以“贪财”之名[1]。不过,在《罗马十二帝王传》中,作者苏维托尼乌斯也公正明智地指出,在国家经过一场动乱之后,“由于国库和皇帝金库空虚,他不得不征收苛捐和进行敲榨勒索……看来,这种观点接近于真实,因为他很好地利用了那些不义之财。”

  韦帕芗在39年与来自阿非利加的女子“弗拉维娅·多米提拉”结婚,生有三个儿女︰提图斯、图密善和多米提拉,但女儿和妻子都早已亡故,因此他一生中只有两个儿子长大成人。此后韦帕芗未再结婚,但却有几位情人陪伴。

  韦帕芗出身平民,然而根据多部史籍的记载,在韦帕芗成为罗马皇帝之前,曾经出现过诸多暗示他将来不凡命运的神迹:

  68年底,首都罗马发生动乱,皇帝尼禄自杀,加尔巴成为新的皇帝。但日耳曼军团不服,自行拥立维特里乌斯为帝。正在进行犹太战争的韦帕芗,暂时停止军事行动,观望政局变动。69年初,加尔巴被奥托所杀,奥托成为皇帝。已经称帝的维特里乌斯在日耳曼军团的支持下进军罗马,多瑙河军团遂宣布支持奥托,并陆续前往意大利协助奥托对抗南下的维特里乌斯,维特里乌斯与奥托之间的争雄会战由此展开。韦帕芗此时则是继续静观情势变化,并未表态支持任何一方。69年4月,第一次贝德里亚库姆战役结束,维特里乌斯一方战胜,奥托自杀,维特里乌斯受元老院承认成为罗马皇帝。

  67年,尼禄皇帝决定慎重处理犹太人的起义,他起用了韦帕芗担任军团统帅(苏维托尼乌斯认为尼禄猜忌拥有大军的将领,于是才任命了家世背景不高的韦帕芗),增派了三个军团开赴犹太地区;韦帕芗提拔自己的长子提图斯为副将。68年,韦帕芗平定了犹太北方,犹太起义军领袖之一约瑟夫斯(耶路撒冷人,犹太战争期间犹太叛军的一名指挥官,后投靠罗马人,成为罗马皇帝提图斯的军事顾问。他也是一名历史学家,著有《犹太战争史》、《犹太古事纪》等几部关于犹太历史和宗教的著作)投降。罗马军准备围攻耶路撒冷。

  刚入成年后,韦帕芗对生涯的态度并不积极,经过母亲的训斥之后,才跟随兄长的脚步开始参与公职生活。他从军职开始著手,36年,他在色雷斯任军团司令官,后来以财务官的身份被派任至昔兰尼加和克里特行省。38年,他参与竞选营造官,以最后一名勉强选上。在皇帝卡利古拉执政期间,他当上了官一职。

  71年发行的钱币,正面是韦帕芗皇帝的肖像,背面则是纪念征服犹太行省的图案。在韦帕芗即位之前,帝国境内仍有两次起义事件,都在70年结束:掀起整个高卢地区叛乱的巴达维人大起义事件,由罗马将领凯列亚里斯率领正规军平定,巴达维族领袖奇维里斯投降;另一方面,因内战而延宕的犹太战争再度开启,由皇帝长子提图斯率领的罗马军取得耶路撒冷围攻战的胜利,烧毁犹太圣殿,屠杀大量犹太人,战争遂大致终结。罗马的雅努斯神庙关闭,象征罗马和平再度降临。

  有一次,当他正在吃早饭时,一只野狗从十字路口给他叼来一只人手,并扔在他餐桌底下(手被认为是权力的象征,拉丁文manus(手)经常用于potestas(权力)之意义)。另一次,他正在吃饭,一头犁地的牛挣脱牛轭,闯入餐厅。仆人们一哄而散,突然,牛四肢瘫软,跌倒斜倚在桌旁的韦帕芗脚旁,在他面前弯下脖子。另外,他祖父地产上的一棵柏树,并未遭到狂风袭击,却连根拔起。第二天,这棵倾倒的柏树不仅重新立起来,而且更加郁郁葱葱,挺拔茁壮。

  79年,韦帕芗在坎帕尼亚感染了热病,他回到了故乡的庄园避暑,仍在该地处理政务与接见使者。6月23日,因为严重腹泻而身体虚弱的他,仍宣称“皇帝应该站着死去”。在他坚持并挣扎着欲站直身体时,死在搀扶者的怀里,享年69岁。

  罗马派驻于犹太行省的长官为了征收当地积欠的行省税,进入耶路撒冷的犹太神殿(即耶路撒冷圣殿),将神殿内的财物抵充税款。这一举动在犹太人看来是严重的亵渎神明的行为,因而爆发犹太人的普遍起义。66年,罗马的叙利亚军团、辅助部队,协同犹太王国国王阿格里帕二世的援军共计约30000至36000人,在叙利亚行省总督盖乌斯·卡斯提乌斯·加卢斯(Gaius Cestius Gallus)的率领下,进入犹太地区敉平混乱。初期较为顺利,加卢斯的军队首先轻易攻克了加利利的塞佛瑞斯、西加利利的阿卡等城市,随后率军进入撒马利亚,又陆续攻克恺撒利亚、雅法、吕大、安提帕底等城市。然而,在进军耶路撒冷的途中,加卢斯率军撤至海岸,于贝思一霍龙战役(the Battle of Beth Horon)中被犹太叛军大败,6000罗马军士阵亡,许多受伤,加卢斯放弃大军趁乱逃回叙利亚。这一巨大的挫败,使得犹太民族的激进派士气大振,进而,埃及亚历山大城、叙利亚安条克的犹太社群,也出现不同规模的骚乱现象,犹太战争爆发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澳门百家乐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