他是天才谋士帮汉武帝解决了最头痛的难题为何

时间:2019-09-07

  主父偃不甘心,又西进函谷关去找大将军卫青。卫青是汉武帝的小舅子,想让卫青推荐他。卫青很常识主父偃的才学,但向朝廷推荐了好几次,一直没消息。时间久了,当地一些诸侯的门客也都很讨厌他,此时的主父偃囊中羞涩,连饭都快吃不上了。走投无路之下,心一横,直接给朝廷写了封奏书,毛遂自荐。结果,奇迹发生了——奏书早上呈递进去,主父偃晚上就被汉武帝召见。

  西汉是中国历史上第二个大一统封建王朝,奠定西汉强盛局面、将西汉王朝推向发展高峰的汉武帝,雄才大略,是中国封建王朝中最杰出的帝王之一。汉武帝文韬武略,在位期间,巩固中央集权,成就千古伟业,离不开一个重要人物——此人复姓主父,单名一个偃字,是汉武帝时期最重要的谋臣,堪称一代奇才。

  论谋略才智,主父偃无疑是一代奇才。他提出的“推恩令”、设立朔方郡,解决了困扰汉朝历代君王的最为棘手的“内忧外患”,为汉武帝开创盛世创造了必要条件。但他的人格缺陷,决定了他的悲剧命运。一代天才谋士最后落得个身首分离、身败名裂的下场,实在可悲可叹!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  主父偃才智谋略过人,受宠日盛,人格缺点也开始显露。他有两个致命弱点:一是报复心强,二是贪财骄狂。他有一句狂言:“大丈夫生不五鼎食,死当五鼎烹。吾日暮,故倒行逆施之。”作为一个大男人,如果活着的时候不能像王公权贵一样用大鼎煮饭吃,死了宁愿被大鼎烹煮。我都这把年纪了,还有好多事想做,就得打破常规,不按常理出牌。

  主父偃确是奇才,即看准了国内形势,又猜透了武帝心思。很快给武帝献上一计:推恩令。他对武帝说:“现在各诸侯王都有很多子孙,但只有嫡长子继承王位,拥有封地,其他子弟也是诸侯王的亲生骨肉,名下却没有尺寸之地,这样不利于弘扬仁孝之道。如果陛下令,让诸侯王推行恩德,拿出部分土地分封给其他子孙,使他们都成为侯。这样,分地封侯的诸侯王子孙都会很高兴,实际上却分割了诸侯王的土地,他们的势力就会越来越小,对朝廷也就没有威胁了。”

  武帝派他去齐国任相时,齐国有些王公权贵和亲朋好友到千里之外去迎接他,主父偃根本不鸟他们,到了齐国把他们都召集起来,数落他们说:“当年你们都看不起我,现在我当官了,你们都来结交我,现在我和你们断交,以后谁都不要来找我。”说完将五百金扔到地上,转身离去。

  主父偃是齐国临淄人,出身贫寒﹐早年学习纵横术,想成为苏秦、张仪一样的人物,但齐国儒学盛行,他的纵横术不太受欢迎。于是又改学《易经》、《春秋》等诸子百家学说,但在齐国游学期间,那些儒生们还是看不起他,合伙排挤他。主父偃家里很穷,在当地连钱都借不到,只好到北方的燕、赵、中山等诸侯国一边学习,一边周游,宣扬他的学说,但还是不受重视。

  汉武帝听后大怒,立即下令逮捕主父偃。狱中受审,主父偃承认自己受贿,但不承认谋害齐王。主父偃才学过人,汉武帝并不想杀他,但他平时树敌太多,朝臣权贵都因主父偃喜欢告状而害怕,纷纷落井下石。特别是他的老对头、御史大夫公孙弘极力劝说汉武帝:“齐王自杀,连后代都没有留下,都因主父偃而起,如果不杀他,无法向天下人解释。”汉武帝这才下了决心,诛杀主父偃,并灭其全族。

  先说报复。主父偃在燕国、齐国、赵国游学时,曾被诸侯们看不起。得势后为了报复,他首先揭发了燕王与父亲的姬妾通奸生子、强夺弟媳、与三个女儿通奸等丑事,致使燕王刘定国畏罪自杀,封国被废除。接着又告发齐厉王刘次昌和姐姐,汉武帝任命他为齐相,前去调查此事。有了燕王的前例,主父偃刚到齐国不久,齐王就吓得自杀了。

  据《史记》载,主父偃的奏书一共九条内容,其中八条是关于依法治国方面的,一条是劝谏朝廷不要对匈奴作战的。汉武帝虽然一直主张对匈奴作战,但看了主父偃的分析,非常赏识,相见恨晚地说:“你到哪里去了?为什么不早点来呢!”当即封其为郎中。

  一直郁郁不得志的主父偃从此按下了仕途快进键,此后主父偃又多次上书言事,每次都深得汉武帝之意,从郎中升为谒者、中郎、中大夫,一年之内升迁四次,成为汉武帝最宠信的谋臣。

  主父偃的骄横报复,让一些王公贵族人心惶惶、人人自危。特别是赵王,平时做了很多不法之事,他的太子又和姐妹,生怕主父偃揭露告发他。于是,趁主父偃离开京城去齐国上任、齐王畏罪自杀之机,恶人先告状,向武帝控告主父偃害死齐王、收受贿赂。

  再说贪财。主父偃权势日盛,恃宠而横,朝臣权贵都怕他在皇帝面前谗言,纷纷贿赂他。主父偃呢,是来者不拒,收受的钱财多达千金。有人说他太横,他说:“我从小游学四十多年了,起初处处碰壁,父母不看好我,兄弟们不待见我,宾客们排挤我,处境艰难的日子我过够了!”

  汉朝自刘邦建国直到汉武帝时期,面临的最棘手的问题就是“内忧外患”。内忧,即刘邦大封诸侯王,导致诸侯国势力过大,不易控制,诸侯叛乱时有发生,严重威胁着西汉政权的稳定。汉景帝时,晁错建议武力削藩,最终引发“七国之乱”,景帝倾尽全国之力才勉强平叛,但诸侯叛乱隐患一直存在;外患,即匈奴侵扰问题。刘邦建国以来,一直采用和亲策略,边境总体保持稳定,但时有匈奴犯边扰民。

  对令汉朝头痛不已的匈奴侵扰问题,主父偃从长远计,又上书汉武帝说:“朔方土地肥沃,物产丰饶,外有黄河险阻匈奴,应在此地筑城,作为运输中转和戍守漕运的稳固基地,还能加强边防,作为开拓疆土,征伐匈奴的桥头堡。”武帝采纳了他的建议,设立朔方郡,部署人马驻守,有效稳定了边防,也为后来出击匈奴提供了保障。

  他帮助汉武帝出谋划策,巧妙解决了汉武帝面临的最大难题,为开辟汉武盛世立下了不世之功,但最后却众叛亲离,被汉武帝下令诛杀。

  “推恩令”实行后,既受到了诸侯王子孙的欢迎,又提升了武帝的恩德声望,最重要的是,加强了君主专制和中央集权制度,困忧西汉几十年的诸侯国尾大不掉之患迎刃而解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澳门百家乐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