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红色”蓝军:千军竞发 磨刀之功

时间:2019-09-09

  

“红色”蓝军:千军竞发 磨刀之功

  “红军”怎么才能更过硬,“蓝军”绞尽脑汁出怪招。为了明天打胜仗,“蓝军旅”官兵精心策划每一个行动!

  2014年元旦刚过,该旅按照“蓝军”体制编制重新改编,我军第一支真正意义上的专业化“蓝军”部队在大漠诞生了。

  刀快不快,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磨刀石硬不硬。检验战斗力的考场是战场,平时演练无限接近战场环境,才能真正摔打出能打胜仗的部队。

  一次演习中,“蓝军旅”一等功排长佘永林奉命带领精干人员执行渗透任务,为了不被“红军”发现,他们昼伏夜行,饿了啃面包,困了睡山沟。在对手的眼皮底下侦察情报、发送数据。演习后佘永林登上领奖台不禁感慨道:“红方的坦克履带离我的头最近时,只有20厘米,稍有不慎我就跟‘死神’见面了。”

  瞪大眼睛找弱项,刨根问底挖症结。针对每场演习暴露出的“败笔”,他们结合演习态势回放,从单兵单车开始,班、排、连、营、旅逐级逐战斗阶段“解剖麻雀”、拉单列表,把在演习中“阵亡”“被俘”“行动失利”的集体和个人拉到现地,组织场景模拟,查找原因教训,做到吃一堑长一智。不在同一个地方跌倒,就是向打赢前进一步。凡是能够现场整改的问题立查立改,列入问题清单,教育警示官兵举一反三;能够通过强化训练解决的问题,列出时间表、明确责任人,限期整改;关于作战理念、战法运用等不真不像的问题,列入“蓝军”研训中心攻关课题,常委分工负责,逐个攻坚克难。

  为演像战术思想,旅党委一班人深研现代战争特点规律和制胜机理,把信息主导、火力主战、体系对抗、联合制胜理念设计融入演习方案,把明天的战场搬到今天的演兵场,让参演部队充分感知未来信息化作战理念的力量所在。

  “我愿意让你踩着我的肩背,高举起胜利的旗帜……”铿锵的《红色蓝军旅》旋律回荡在朱日和荒原,让所有人为之动容。走进营区,镌刻在书页雕塑的“蓝军”赋十分醒目——唯愿千军竞发之时,皆念我“磨刀”之功!

  2015年3月,该旅炮兵营列装某新型榴弹炮,时任营长董巍天天泡在训练场,带头学理论、练操作,成为全营第一个上车能驾驶、进炮能操作、下车能组训的教练员。在他的示范带动下,全营仅用7个月就初步形成战斗力,参加炮兵营战术实弹射击考核,取得首群命中率92.6%的优异成绩。

  按照“我军骨子、对手样子、强敌影子”的目标,他们与原总部、军队院校等数十家研究部门建立情报协作关系,细化3类12个模拟“蓝军”建设重点问题,编写制定规章制度30多项,编修整理资料上万册,梳理“蓝军”作战理论研究课题70个;探索出“统编分训、优选精训、以抗代训、穿插补训”训练方法,走开了“技术基础训‘红军’、战术运用训‘蓝军’”的路子。

  怎么才能最大限度发挥“磨刀石”作用?旅党委一班人达成高度一致,一支“蓝军旅”再强,也只能是一支部队,打败“红军”不是目的,让“红军”得到真打实抗的磨练才是“蓝军”存在的意义。他们提出的“遇强不能弱,遇弱不过强”的对抗原则,就是让来参演的部队都能得到全要素对抗、全流程检验,而不是浩浩荡荡机动数千公里,连“蓝军”防御的前沿阵地都没拿下就折戟沙场、退出对抗。

  “蓝军”变了,逼着“红军”也要变。“蓝军旅”合成三营营长杨猛目睹了近年来“红军”部队的变化:过去进入朱日和的部队,有的习惯插红旗、做标识;战前训练,有的轻武器锁进野战枪柜里……现在这些景象再也看不到了。

  2014年5月,“跨越—2014·朱日和”实兵对抗系列演习拉开帷幕,7个合成旅扮演“红军”轮番攻击“蓝军旅”。两个月后,战报传来:“蓝军旅”取得6胜1负的战绩。

  该旅每年参加的实兵对抗演习少则五六场、多则十余场,作为和平时期练兵的最高形式,如果“今天的演练重复昨天的模式”,无疑是“守着金山当负担”。他们坚持以问题导向叩开胜利之门,从成功中悟经验、从失败中找不足,实现打一仗进一步。最短的时间忘却胜利,最快的速度反省自我。这些年,“蓝军旅”参加演习对抗鲜有败绩,但他们从不庆功摆好、从不沾沾自喜,每次演习一结束,旅领导机关就地转入复盘检讨,请导演组点问题、让红方指不足,围绕指挥控制、阵地配系、兵力编成等方面深入反思。

  率先垂范是一种无声的命令。在该旅,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:战法创新党委常委带头、险难课目领导干部首训、重大任务营连主官先上、冲锋陷阵党员骨干在前。在官兵中,有一种司空见惯的现象:来了任务抢着上、工作训练比着干、立功受奖争着让。

  “世上只有妈妈好……”一次演习,红方指挥所的电台里突然响起一首熟悉的音乐声,指挥作战的各席位顿时陷入一种迷茫之中,很快他们发现是“蓝军”的电子对抗分队在搞鬼!红方先头部队开进顺利,后续部队缺乏敌情意识紧随其后,结果被埋伏在两侧高地的反装甲火器手打个措手不及,损失惨重……“蓝军旅”运用形神兼备的假想敌战术、巧妙的战法打法,逼着参演部队指挥所由静态转为动态运行、通信手段不断切换,及时利用地形地物隐真示假。

  模拟“蓝军”的生动实践,实现了我军陆军由带着敌情练兵到和“敌人”一起练兵的转变。

  2017年4月改编为合成旅后,结合新的使命任务,围绕打造“陆战铁拳”和“蓝军”劲旅,围绕“充实、合成、多能、灵活”,“蓝军旅”党委研究制定战、建、训、管、保等系列能力指标和措施办法,绘就了新的转型建设路线图。

  塞北大漠深处,驻扎着一支闻名全军的模拟“蓝军”部队。他们瞄准“全军一流、世界知名”假想敌部队,与陆军23个“红军旅”进行全程多维对抗中,除一场检验性演习外,取得了21胜1负的骄人“战绩”,为提高陆军部队战斗力和实战化水平发挥了“磨刀石”和“陪练员”作用。

  在“蓝军旅”,官兵们谈到,党的十八大以来,全军广泛开展战斗力标准大讨论,立起了鲜明的实战导向。仗没开打就早早定下输赢的套路式演习再无市场,“蓝军”不再简单地当陪练,“磨刀石”的效能日益彰显。

  “蓝军旅”于2011年11月成立并担负专业模拟“蓝军”训练任务。从组建至今,该旅模块化组合模拟不同作战对手,参加“跨越”“北剑”系列等40余场实兵对抗演习,为受训“红军”充当“陪练员”和“磨刀石”。

  模拟“蓝军”部队,国外称“假想敌”部队,起源于中国。早在1572年,明代戚继光就在古蓟州组织16万主、客兵进行防御鞑靼骑兵入侵演习,其中的“客兵”就是模拟“蓝军”部队的雏形。机缘巧合,439年后“蓝军旅”在此诞生。1966年,以色列组建了世界上第一支正规假想敌部队——“外国空军模拟大队”,随后在与伊拉克空战中取得1:20的战绩,在国际军事领域引发震动。其后,世界各国争相效仿,竞相建立“蓝军”部队。

  近年来,陆军各部队在模拟“蓝军”建设方面进行了一些有益的尝试,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:模拟对象作战思想体现越来越明显,实现了从无到有、从近似到逼真的变化,给“红军”提供了更加真实的作战环境;模拟对象作战行动的模拟逐步全面到位,在一定程度上,改变了我军对未来对手作战行动的认识;对假想敌指挥方式的模拟贯彻落地、较为准确地模拟出了模拟对象共性的指挥活动的特征,在未来对手行动过程神似方面,迈出了坚实的一步。

  从中不难看出,模拟“蓝军”已经成为提升部队实战能力的重要手段。在这个背景下,全军第一支专业化模拟“蓝军”应运而生。

  朱日和不唱赞歌,朱日和心系打赢。“部队千里迢迢来到朱日和,我们不是要让他们难堪,而是让他们练强打仗的真本领,立起实战化标准。”“蓝军”旅长满广志常用这句话教育全旅官兵,“红军”要过硬,“蓝军”必凶狠,必须让他们“一次演习,多年受益;一家演习,多家受益;一场演习,多方受益”。

北大医疗鲁中医院 发财树之家 中国文化网 上海硕博公司 华恒生物官网 武汉未来科技城 百度
联系我们

400-500-8888

公司服务热线

澳门百家乐玩法